支农野事之夏日春情   淫荡人妻   
支农野事之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春情

  来乡下也有个半月了,熟悉了一切,不是说人是高级动物嘛,适应得很快。在威信树立后,前来就诊看病的也渐渐多了起来,总有一些病人善意的请我去他们家坐坐,也就一一应允。在医院我熟悉了每个角落知晓了一切家长里短,那些该知道的和不该知道的都在自己耳鼓里沉淀下来,比如医院里哪个最漂亮,哪个最富有,哪些人爱玩哪些东西,还有更多的是哪家媳妇和谁有关系或者谁和谁有传言,我愕然了,我来此不久不久开垦了几个三寸土地吗?

  这不是在警告我吗?只得警告自己把握自己的激情别闹出喜剧给别人授以话柄了。

  在无法回家的周末,假如找不到可以共眠的人儿,我也就揣测那些乡下的乡土人情。闲暇之余,我也开始在不大的街镇上窜起门来。

  乡下的好处在于空气清新,偶尔漫步田间,闻着土壤的气息常给人心旷神怡。
 那些垂柳低低细长的垂着当轻风滑过给人以凉意的同时更能如温柔的鸡毛掸
  子一般给人痒痒的惬意。步过田间可以在夜幕下闻听蛙鸣倾听鸡鸣狗叫的欢愉。

  农村池塘很多,水,清澈见底的,水中鱼儿成群结队的对你吐着泡沫,难怪很多人热情的邀我垂钓了。

  当我在无聊的下午走在镇的那头,感受着盛夏农村给我的清凉时,我才发现我已经步出田间走上了不宽敞的街道上。街道不长充其量不过是我们市里两排房子间的胡同,只有近百米的距离,这头是医院,那头是我刚走过的田埂。街两旁的房子比农村土砖屋要好些,至少都有了白色磁砖的装饰。听他们说这镇长、乡村干()部住着的属于移民建镇形式的。清一色的两层结构,门前是栅栏,栅栏与正屋间的空地上依稀的堆积着各种物品,可能较为有钱的里面停摆着摩托车,车轮上也泥浆多厚了。

  我左瞧右瞅的晃过了几十米的街面,这家传来孩童的读书声那家传出烧饭炒菜的锅与铲的接触声,偶尔瞥见某家挂在堂面的石英种上显示着6点的字样。摆着方步,我信马由缰,前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牵引着我的耳鼓让我的眼神朝那边望去。就在前方的几重栅栏后,我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桌子,由于栅栏的重叠我无法看的仔细,只知道坐着四个人八只手臂在桌上动作着,声音发自桌上的一堆东西,麻将!同时几个声音间歇传来,那是说着谁放铳谁输多少赢多少的话题。

  转眼间我已经来到了这家的门口,呵,看着的人有七八个,而坐着的人居然眼都不抬的理着牌掷着骰子。两男两女,面对我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白色的汗衫,板寸头,圆脸。满脸的横肉,看的很眼熟,哦,对了,不是前几天去找我看性病的朱勇吗?他的下手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乌黑的头发遮着白净的脸蛋,当她伸手捻牌时才看见她是瓜子脸,由于她身边站着几个人很难看见她的身材。再下手是个体态臃肿的肥老太太,从背影看是个享清福的老人,有60多岁了吧,再下手是个干()瘦的老头,也有60光景了。我也走累了,就走了过去,我想我只是看看该不会撵我走吧,何况还有朱勇呢。

  「哈,又是我自摸。瞧咱牌多顺啊,可惜了,你小燕子不打出小鸡给我干(),我就硬七对了。」朱勇这局赢了,还怪人家出牌的不是。

  「硬你个小死头啊,我出小鸡你不干()能胡牌吗?这牌就转了啊?得了便宜还卖乖,还硬呢。」哟,这下手的小女人口气蛮铳的嘛,可能输了吧。

  「是啊,你不干()小燕子的鸡,能摸到听用嘛?你就知道能硬了你的二筒?呵呵…」说话的是女人对面的干()瘦老头,那话语有点异味儿。

  「哈哈…哈哈…是啊,你朱勇能硬的起来?」站在旁边的几个男人开始哄笑。
  「你们…观牌不语嘛…当你们哑巴啊?」这个叫小燕子的女人脸上一片红晕。
  「呵…呵…你不出鸡…我不就自摸二筒了吗?叫什么自摸卵子卡档嘛…呵呵…」朱勇居然眼神一斜的对下手的女人眨巴了几下。

  「喂…小勇子啊,你还有正经不?打不打,打就理牌,瞧你那赢两个钱的样子。」对面的老女人开始不满了,也是的,段子荤了,有两个老同志在呢。
  「打啊,表姨姑,我不正在理牌着吗」,他朝老太太看了一眼,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我,怔了一下,居然站起来「哟,刘主任,您怎么来了啊?有一阵子了吧?」

  「哦,你们打吧,我看看,学学。」我忙回应着他。

  「是啊,刘主任,您过来了啊,来,玩两把吧」站着的几个看牌的好像也有认识我的,也急忙应和着。

  朱勇也不掷骰子了,起身离座走近我拉着我的手拽我到他位置上,对着他们介绍了我,老者叫张裕成,是离任的村支书;老太太则是现在村长的妈妈,叫魏老太吧;而这个少妇则是村里的妇联主任,叫常燕。

  老者伸手握住了我,「哎,刘主任啊,感谢您来送医送药啊,瞧好了这么多的人,您就打上两局吧,平时请您都请不到啊。」

  「是啊,是啊,就玩玩吧。」周围的人也一一附和着。

  我伸手和魏老太、常燕一一握手,握着少妇的手就有别于两个老人的手了,那么的细腻柔滑,哪像农村里的女人啊,再近看这个女人,瓜子脸附在黑发下借着夕阳的霞光,脸上水嫩红的诱人,那小巧的嘴唇涂着淡淡的唇膏,口交肯定舒服。着一件蓝格子连衣裙,将饱满的胸和纤细的腰肢勾勒的曲线分明。修长的双臂柔软粉嫩,由于是站立着的随着我握手的抖动,拉动着她的胸口也在抖颤,引得她圆圆的眼睛直盯着我,让我慌忙松开她的手来。

  我和朱勇谦让了几下,只得坐了下来。大家也都聚在我的身后,桌上四人彼此谦让我重掷骰子,战局拉开了。

  这时朱勇插话了,「燕子,你们可是差我那么多钱啊,我可是凭本事赢你们的啊。」

  「笑死我了,你那技术,要不是这个…哦,刘…刘主任运气顶着你,你能硬的起来吗?哪一次不是你输的象瘪茄子一样啊?」常燕接着我后面摸牌,听朱勇一句话手一振,我俩的手背碰在了一起,我眼神的余光里看见她朝我瞥了一下,脸上又增了片红云。

  「扯什么蛋啊,谁输你了,你这次要不是给小鸡我干(),我不硬才怪呢,那是自摸,硬自摸啊,你们要输大钱的。」朱勇争辩着。

  「朱勇,是你的不对了,再说你非要干()她的鸡啊?嘻嘻…她不出鸡,你能硬?
  怪事了…哈哈…」旁边的人又坏坏的笑了。

  「你们这些兔崽子只知道歪想,打牌,打牌。再说朱勇,刘主任是客嘛,你小子有帐不能和小燕子晚上算,回头两人好好算吗?」老者瞪了下周围的人群和朱勇说。

  「也是的,平时和你俩打牌就鸡啊,干()啊之类的,刘主任在这儿你们别给农村人丢脸,你俩要真有意思啊,平时多在一起玩玩。」魏老太也说话了。

  「表姨姑,是我嘴臭,赶紧歇口吧,这些兔崽子明天也不知道要在我那口那儿说什么呢,好了,你们打牌,我闭嘴。」朱勇滑稽的朝魏老太作揖着。

  「哈哈…你那德行,今晚又要睡板凳了。」周围的人喧闹一阵后渐渐的没了言语。

  我只看见那常燕脸一会儿红了,一会儿又似漫不经心的瞥我一眼。

  这里的牌势和市里没啥区别,只是打的钱少,只有我平时的十分之一,我也就无所谓输赢了。期间,我掏出自己带来的烟一一散发,我本以为常燕不抽烟,可没想我礼貌的递给她一根居然接了,娴熟的拿起我的火机点燃吐出一口烟圈来。
  有一个动作,当然是常燕的,让我至今难以忘怀。那是我喝茶时水溅了几滴在牌上,几张牌就粘在一起了,等常燕抓牌时,她居然很仔细的分开,一手一张在自己高耸的连衣裙胸部擦干(),那时我紧盯着那被压力挤了几挤的她的胸口,她朝我一笑。至少她关心着我的一举一动,不然怎么可能知道那两张牌湿了水呢,我分不清她的意态,我假装正经打牌,可眼神的余光一会儿在她脸上一会儿在她格子的连衣裙下的胸前。牌肯定是我输了,我也在彼此的交流中知道魏老太和张老以及朱勇经常在一起玩的。两个老者除了带孙子别无他事,常燕因为还没有孩子,老公是货车司机,正好兼职村里的妇联工作,也算是清闲,借以牌局打发无聊时光。而朱勇算是比较有钱的,在本镇领手几个木匠成立了装潢公司,是个小头子。

  他家媳妇恨他得病不让他上床,这小子本身就不是好鸟,就天天无事时几个人打麻将。

  牌桌上大家彼此一一的出牌、吃牌、碰和胡,牌桌下我的脚被下手的常燕不住的碰擦着,由于天热我穿着拖鞋类的鞋踏,敏感的感觉到女人似无意间的碰擦,有一次她胡牌了居然似兴奋的将赤裸的脚面直接放在了我的脚背上用力的压着,我岂是不解风情之人?我的脚拇指顶在她的涌泉穴上慢慢的磨蹭,眼睛的余光发现她脸红的更厉害了,还有她躯体的轻颤!

  常燕暗暗叫苦,「这主任一来没架子;二来长得那么好看,知道我的用意啊,否则不会撩我脚心,他会认为我贱吗?」

  我的心里不是滋味,这么堪称美女的女人这么迟才接触不知道有没有一亲芳泽的机会,看她那目光、那撩我的脚,我们有孽缘啊。

  一来二往的牌局在天色渐晚中开了两局,我也在醉翁之意中输出了50块小钱,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朱勇还在吵着要他赢得钱。

  「你看是你手气好吧,刘主任这么好的技术都输钱了,你小子还要钱。要不是刘主任解围啊,你硬得下去吗?」看不出常燕说话还真算放开的。

  「你知道我不硬?你怎么知道我手气好,技术不硬,哪天我再干()你小鸡,让你心服口服。」朱勇一语双关。

  「怕你啊,你来,我肯定吃空你。」常燕脸又红了,朝我飞快一瞥。

  「你们俩啊,就没一个正经的。好,牌局结束了,刘主任晚上去我家吃饭吧,我俩搞点酒,唠呵唠呵?」张老拉着我说。

  「不了,张老,以后再去拜访您啊,今晚医院没人,我可得回去看看了。」
  我起身在整理好麻将后准备告辞。

  「是啊,要不刘主任去我家吧,我叫老头子准备几个菜,随便坐坐吧。」魏老太也邀请我。

  「感谢各位好意,我在这儿几小时了,该回去了,改日(淫色淫www.wo688.COM)定登门拜访。」我朝两位老人谦让着,已经移身步在一旁。

  「我看啊,你们几个都别走了吧,这儿是我作主,在我家嘛!再说刘主任也是贵客,我挽留几位吃顿便饭吧。」常燕说着,眼睛在他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对我眨了几眨。

  「不了,初次见面就费你们心了,我回去,要值班的啊。」我嘴里推辞,眼神一飘注视了几秒常燕,目光如火想烧了她。

  「哎,来者是客嘛!再说我的工作主任要支持啊」,常燕说了一句后接着骂了朱勇一声猪后就两人抬着麻将桌往客厅移去。

  我从后面注视着抬着桌子的女人背影,身材相当的曼妙,身高足有1米62吧,因为比我矮不了多少,那屁股!哟,乡下的女人屁股就是大啊,随着脚步的迁移,两瓣臀肉划出乎上乎下的「S」行来。

  「我…那我得和老伴说声,魏老婆子啊,你不回去打声招呼啊?刘主任就听燕子的吧,就别走了。」张老一再挽留,我也就默许了。

  好在几位家都不远,一个个回家打招呼去了,我发给已经出了客厅的朱勇、常燕根我带的烟,常燕就忙去了。我准备去医院和值班护士说声好有事支应声啊,哪知朱勇这小子说他去告诉护士,就跑开了,只剩下我呆在常燕家的客堂里。
  这房子布局不错,进门是大厅足有三十平米,铺着磁砖,厅右边是一组木制**,茶几上摆着烟缸、茶水;左边是电视橱柜,25英寸的彩电显得小了点,再往里,左边是吃饭的桌椅也就是刚才的麻将桌子,右边是两扇门,一间是卫生间兼上楼的楼梯坡道,里间是厨房,里面已经是常燕噼里啪啦的切菜声和油烟机的转动声响起了。

  我静静的摸近厨房门口,透过玻璃门面看见常燕背对着我,她好象在切什么菜,双手用着力,使她的臀微微后翘,将连衣裙的下摆顶起,肥硕的屁股撑得紧紧的,内裤边缘的痕迹显露得很明显,随着她下压的力道臀一摆一摆着,让我的目光迷离在那晃动的圆形上。这时候她似乎切好了,放下菜刀转过身来,一只手背在额前擦了几下,另一只手在胸口拉了拉紧箍的裙衣又似乎揉了几下,我分明看见那个球体弹动了几下,刺激的我口干()舌燥。这时她猛地抬眼看见了我,偷窥的我。

  「呀,主任你!」常燕一脸的惊慌又赶紧将胸口的衣服拉了拉,「我…我找水喝…」我只得推开门,一脸的火烧。「哦…这儿,我忘记给您加水了」,幸亏我手里拿着那还有一大半凉水的杯子。在她一转身抓起台子上的水瓶,给我加水时,事情发生了。她也许是看见我偷窥她,脸上也红润一片,手在抖颤着,而我也这么近距离的逼在她面前,本身就踹踹不安的,手没接稳,有点烫的水直接从杯子中冲在我裤子上。

  「啊…烫死了…」那也有三四十度的水马上印透裤子直接浸在我肉体上,我下体一热后接着冰凉又马上火热起来。

  「啊…怎么这样子…没烫到吧…这…」她重重的撂下水瓶,赶紧找了块抹布在我裤子上擦了起来。

  由于是惊慌了,她拿的是洗碗洗锅的湿布,伴随着凉凉的水渍和她柔弱的擦拭,我的下体居然如小鸟一样开始长大展开了翅膀,硬硬的顶着裤子被拿捏进她的手心。

  「啊…对不起啊…主任…」她擦了好久才发现我下体已在搏动着迎接着她的柔弱手掌,慌忙甩开了湿毛巾。

  「……」

  我无语只得快速退出厨房,急迫的奔进卫生间,顾不得掩门就飞快的解开裤带拉下内裤,还好还好,万幸啊万幸,棒体、龟头除了坚硬没有一丝不适,我仔细的查看了包皮以及冠状沟,完好无损啊。

  「主任…啊…你…」猛地她一声尖叫,只听见厨房门咣当一声关闭了。
  她看见了!我怎么没有关门?她看见我的私处了,我怎么办?我眼前几乎一黑,第一次接触这女人,还在她家被她看见了我的身体。

  厨房里的常燕「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脸上火烧火燎的。「我怎么倒的水啊,不知道烫到他那儿没有?我是怎么了啊?这男人怎么这么讨厌啊,在我家就…那个玩意那么粗那么长…我不给他擦就好了…」

  在卫生间里的我赶紧拉上裤子,可我再也呆不下去了,裤前湿漉漉的一大片,要是有人来了,我不知如何出丑呢。可我这样走?他们马上要来了啊,我不丢面子吗?

  常燕靠着门,心里不是滋味,「这男人是有气质,我自己招罪受啊,人家都要走的你干()吗留人家吃饭啊,这倒好。打麻将时我就心不在焉了,你臭不臭啊,男人不就出去三个月嘛?你就骚了啊,那流氓朱勇几天前不是强行揉了你奶子了吗?他也强行将自己的手按在他勃起的鸡巴上了嘛!你怎么打发他走了没给他日(淫色淫www.wo688.COM)呢?你要是骚你就惹朱勇啊,你干()吗骚情啊,干()吗不叫那流氓给日(淫色淫www.wo688.COM)了…可…他那么硬那么粗…老公的没有那么强,那流氓的也比不上啊…这怎么办啊…我还有出水了啊…」

  我哪知常燕的想法啊,急得没有办法,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只得敲开厨房的门。

  「对不起啊…刘主任…没烫到您吧…」常燕胸口跌荡着,低垂着头。

  「没…没有…我得回去了…」

  「主任…是我不好…可…他们等下要来了啊…会骂死我的啊…」

  「以后吧…再说…再说你看我裤子没法见人啊」

  「好…好…对不起啊…」女人飞快的看着我的下体一眼就扭过脸去。

  我匆匆奔向门口,可远处传来的声音将我逼了回来。

  「这燕子的饭不知道可烧好了,我得陪贵客喝几杯。」张老的声音。

  「是啊,燕子菜烧得不错,我以前经常和她闲谈时在她家吃饭呢。」魏老太的声音。

  我几欲哭泣了,赶紧敲开厨房门,「他们来了,你家有其他的裤子吗?」
  「啊…有…在楼上…你上来换吧。」

  我们一起奔上二楼,她的卧室我无心欣赏了,常燕手忙脚乱的找了几条裤子我都没法穿上,终于找到了一条,她转身递给我。也顾不得什么了赶紧脱下裤子和内裤居然当着她的面换了起来。

  「死鬼…你…你也不躲着换啊。」常燕看着我的下体甩脱出来晃荡在我的腿间,胸脯激烈的起伏着。

  「死男人,臭男人,拿粗鸡巴引诱我啊,这么粗,还是软的!我晚上怎么过啊?」常燕心里乱成一片。

  我居然激动起来,当着陌生女人的面我脱去了裤子,还有她刚才的擦拭情景以及她那丰硕的臀部,我的翘了起来。

  「你…你让开啊…别挡着我啊」常燕再次看见我的勃起的硬邦邦的棒体,羞愧的头低垂的更厉害,几秒后又再度抬眼看了我一眼,满是迷离和空洞的眼神。
  我的欲望也来了,既然看了摸了,我也借机揩油吧,我没有急着拉上裤子,一把拽过她来将她面对着我紧拥。立刻怀抱里多了一具挣扎着的柔软的躯体,我的下体顶在她的胯间,上身被两个丰满的软肉贴着。

  「不…不要…他们就来家了啊…」常燕扭曲着身体,随着我的紧箍又不得不在我怀里紧依着。男人这么抵着我,硬东西顶着我的,我受不了了啊。叫我晚上怎么过嘛!常燕一阵阵颤栗。

  我欲望如添了柴的油锅沸腾起来,我托起女人的脸一口咬了上去,我们开始吻了起来。

  「不…你换吧…他们来了…」女人狠劲一挣脱离了我的怀抱。

  「没有那么快的」我又想抓住她,被她扭开,「等机会给你好吗?我得掩饰好,不然你我都完了!」她得一句话如蜜又如惊雷炸醒了我。

  我们急忙松开,我趁机在她胸前抓了一把。

  「你…坏蛋…他们来了啊」常燕任我捏揉了几下,她的手飞快的在我赤裸的鸡巴上箍了几箍,小巧的嘴里还蹦出一句「别射了!」就飞也似的奔下楼去。
  我傻了,回味着女人的一幕一幕,鸡鸡更加坚挺,我性欲来了,飞快的前后摞动着包皮,快感迷糊了我的神智了。

  「燕子啊,饭做好了没有啊?」

  楼下张老一声问话让我瞬即清醒,我在干()吗啊?我急忙拽上内裤将坚硬的东西无奈的塞进去,拉起长裤,无心再呆在楼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奔下楼来。
  「哟,张老、魏妈妈您们来了啊。」常燕从厨房探出头,脸上叠着微笑。
  「是啊,燕子,我肚子唱空城计了啊,好了没啊。」张老一脸的慈祥。
  「快了,您们坐啊,马上就好了,那个刘主任呢?」常燕不动声色的应着。
  「对不起啊,我在楼上参观呢」只好自我解嘲。

  这时候朱勇来了,告诉我已经和值班医护人员说了,让我放心的玩。

  菜,是很丰盛的,地道的五菜一汤,分别是红烧肉、腌菜炒牛肉、辣椒伴鸡蛋、小白菜、红烧豆角、榨菜肉丝汤,真还看不出这么点功夫,常燕就做好了菜。
  「来来来,您们先喝酒,我煮饭。」常燕摆至好碗碟和酒杯拿出一瓶枝江大曲递给朱勇,「你就做酒司令了,可要陪好贵客哦。」说话间我俩眼神又碰在一起,那是彼此烧灼的眼神。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再看酒席桌上的情景,张老脸红的如血,两只眼角巴满了白色的眼屎;魏老太太也吃完了饭,主要她的血压高滴酒未进;朱勇说话已经大舌头般的含糊其词了,我的酒量今晚特好,脸上也烧的厉害;常燕也喝得醉眼惺忪。

  「刘主任…刘…主任…今晚我…高了…你们慢慢喝,我…得回…家,呃…」
  朱勇摇晃着站起来,几乎快要跌倒。

  「逞能了吧,回去吧,你小子晚上有得骂了…」张老说话也语无伦次了。
  「还吃饭不?看看你们两个,刘主任一点事情没有,你俩丢丑哦,不吃饭就回家吧」魏老太一脸的埋怨,「我还有事情,主任、燕子,我先回去了啊」
  「我…我回家了…燕子…谢…谢你…的晚…呃…饭啊」朱勇一摇三晃的步出了常燕的家门。

  「我们也走了…燕子…菜烧得真好啊…呃…主任啊,我们走了啊…」张老戚戚歪歪得站起来,也摇晃着走向门口,「对了…刘主任…你得吃饭…年轻人要保胃啊…呃…」

  「那您走好啊」我忙起身相送。

  现在常燕家只剩下我们俩,彼此对视着,眼神中尽是期待,我的眼神喷出了火焰。

  「主任给你装饭吧」常燕拿起我的碗,准备去厨房。

  「我自己来,谢谢你的酒了。」我忙抢碗。

  意外,意外!

  我们彼此都没放那个碗,只听见「啪啦」一声,碗跌落地上摔成两半。
  「啊…碎碎平安…岁岁平安」常燕没有责怪,改口好快。

  「哦…对不起啊…你的手?」我猛然发现常燕的手上流出红色的汁液来。
  「呀…流血了…不要紧…是划破了」常燕也注意到她的手指。

  「来,压一下」我赶紧拽过她的手,一把捏在出血部位,是一个寸把长的创口,「有创可贴不?」

  「不要紧的…楼上有…我去拿…」常燕嘴里这么说,行动表示着她的惊慌已经冲上楼去了。

  我看着她拾级而上的摆动着的臀部,心里欲念高涨起来,我是野兽啊。
  我的棒体在裤内搏动并慢慢的抬头,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跟着上楼步入她的卧室。常燕俯着身体正在找寻着创可贴,那肥硕的屁股呈现一个圆满的弧线对着我。

  「不要紧吧」我三步并两步的走近她,下体贴着她的圆弧,也俯身将双手至在她肩膀上,这样我们的身体接触了。

  「啊…主任…你…」常燕手里拿出一张创可贴,僵在那儿。

  「我来帮你贴」我依旧俯压在她身上,双手抢过创可贴,撕开对准创口贴了上去。

  血止住了,身体止住了,我的下体蹭在她的屁股沟间!

  「主任…不要…」常燕低声呢喃,身体依旧僵着。

  我呼吸急促起来,忙拉直她,拽过她的身体,我们面对面的注视着,还是我主动,我双手捧住她的头将嘴唇附在她小巧的唇上。

  「呜呜…不…呜呜…」常燕艰难的发出鼻音,头在不停的摇摆想挣脱我的吸吻。

  我大力的抱着她的头让她无法挪动,开始疯狂的咂吸她的唇。

  「呜呜…不…嘛…呜呜…」常燕声音越来越弱,渐渐的她张开了唇,伸出了舌来,我们紧密的贴在一起了。

  房间里出了彼此的厚重喘息再也没有声音,我俩的头一会儿她的在上面,一会儿我的在上面,彼此的唾液来回游动着。我闭着眼睛,酒意的冲击让我感觉头部血管剧烈的跳动着,她那柔软的舌如调皮的泥鳅在我嘴里滑来游去,我醉了!
  女人的体香更刺激着我的鼻孔,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手已经游走在她的胸前,两砣软肉晃动在手掌中将她的气息逐渐提高。

  「呜…不要嘛…呜呜…」常燕气息若游丝般的跌荡在我耳鼓。

  我的下体早已涨大,顶在她坚硬的耻骨上,我略一下沉身体,棒端直接钻进她张开了的腿间。我恨恨的拽过她的一只手一把按压在我的棒体上,一阵抖颤后她的手快速的移开,我再度捉住她几欲滑脱的手在我的按压下抓住我的棒子,她老实的上下捏着它。

  「燕子…嗯…燕子…你知道它硬了…用力捏它…」我喘息在她耳垂上。
  她的手紧一阵松一阵的捏挤着我更加坚硬的棒子,「呜呜…这么粗…你好坏…嗯…这么大啊…」

  「宝贝…喜欢吗…再用力捏…」我的手开始抓捏着两个蹦跳的肉弹。

  她的手越来越紧的捏着我的鸡鸡,呼吸炽热着我的面颊。

  我手滑落下来,微微挪移并微倾着身体,将手从她的连衣裙下摆伸了进去,柔滑的腿肉在手指下冒出一片鸡皮疙瘩,是颤抖着的。我将手贴在她的内裤上隔着一层薄纱中指抠挖着腿间的缝隙,一片水渍印染了指腹!流水了,骚浪着了。
  我们的唇还粘在一起,她的手早已捏紧了我勃起的棒体不再动作,我伸手在她背后拉开了连衣裙的后拉链,一切悄然无息,乳罩的扣环也在我的指下松离彼此的亲热,我的手从她后面腋下直抓前胸的奶子。

  「啊…不…不要嘛…」她梦醒了般的挣扎,乳和我的手若隐若离。

  「给我…燕子…我们在一起了…我喜欢你了」我闭着眼睛对着她耳边低吟。
  「嗯…别抓我奶子…痒嘛…我们…不可以…别人会知道的…啊…」常燕身体已经软化,不再阻止我捏挠她肥嫩的饱乳。

  我脱离她唇的吸附,伸手将她的连衣裙从她肉肉的双肩上向下剥离,「不嘛…不要啊…」,我哪里听得进去,抓住她拉着我的手,「燕子…宝贝…你都看见我吊了…给我看看你的身子啊…」,她的手变得毫无绵薄之力了,「不要啊…楼下门开着的嘛…人家会看见的啊…以后风言风语…我怎么过啊…」

  原来如此,我猛地一拽她的连衣裙,立即一个洁白的肉体随着衣裙的跌落展现在我面前。乳罩随着衣裙一起无声的滑落在她的脚下。她满是泪水的眼盯着我,双手飞快的抱着双乳,那白嫩的肉球挤出一道深深的沟来。平坦的小腹饱满的肚脐,腰间被一圈黄色的内裤包绕,修长的大腿微微抖颤着,夹杂在腿际黄色内裤下的丘壑已经湿润显印着阴毛的黑色和沟隙的形状来。

  我再度将她搂紧,她的身体抖动着贴着我,一种柔软的感觉包围了我的思维,我递过嘴巴和她深吻起来,吻着她的耳垂、颈脖还有肉肉的肩峰,直滑落在她高高抖动的胸口。那细小红润的奶头在我的含咂下硬了,抵得我舌尖痒痒的。我大力的来回吸允着她丰满的双峰,手也不老实的攀登在两座山峦上。

  「嗯…不…我受不了了啊…嗯…痒…痒嘛…」女人扭动着上身,那饱胀的双乳来回摩擦在我的唇齿间,更勾起她如潮的呻吟。

  我一直向下吻来,舌与唇交错舔吸着肚腩上的皮肤直至那黄色内裤下的隆起丘壑,「沙沙」的阴毛间的摩擦声,让我痴狂。

  「不…我受不了…了嘛!…啊…」女人的呻吟若隐若现,我耳朵里轰鸣一片。
  我抬起她的一只脚半跪着将头抵进她的胯下隔着内裤,满是水渍的内裤伸舌点舔着,顾不得头的麻木和舌的僵硬不灵。

  「啊…不…别舔那儿啊…痒啊…嗯…你叫我晚上没男人怎么过啊?」女人拼命的想夹紧双腿,无奈我的手有力的支开着另一只脚。

  「宝贝…我今晚…是你的男人…我给你止痒…」我的声音被舔弄的舌掩饰了几乎自己都听不见,将狭窄的裤缝拉到一边,那红润的嫩肉在黑毛的掩盖下吸引着我的唇舌,我加速的点舔着。

  「啊…不行了…嗯…你舔我逼了…受不了了嘛…嗯…」女人双手拽着我的头发想拉我起身,我用力挣扎着唇舌依旧牢固的吸附在湿漉漉的阴唇上。

 「刘哥…主任…求你了…别舔我的逼了嘛…你想日(淫色淫www.wo688.COM)…就日(淫色淫www.wo688.COM)…妹妹的小逼吧…
  嗯…」女人身体弯成虾米状,挪动着步子,猛地倒在了身后的床上,弄得我下颌碰在了她的膝盖上差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下体胀的要裂开般的顶着裤缝,我猛地拽下她那湿透了的内裤,扯掉脚间悬挂着的连衣裙,那腿际漆黑粘在一起的阴毛将我刺激到了极点,沟壑里水光浮动,小阴唇粉红娇嫩,那尿道口、即将包裹我的腔门翕合着,明显的是肌肉的抖动。掰开她的双腿,我沉头于腿网里,一股带有尿骚味道的气味让我狠狠的吻吸着那唇那沟。

  「不…不要折磨我了…操(淫色淫色wo688.com)了我吧…」女人拽着我的衣服将我向上拉动。
  我什么也顾不得了,一顿猛舔之后站直身体拉开长裤的拉链释放出巨蟒来,龟头早已滑腻一片,对准她的沟壑直接刺了出去。

  「嗯…痛啊…好胀…嗯…啊…」女人尽力的弹开双腿,随着我的插入一声尖叫将我的棒子全部吞没。

  「燕子…宝贝…我进你了…你好紧…」我气喘吁吁,汗液从额头流下,咸湿的流入眼睛辣辣的迷蒙着我野兽般的灼热。

  「好…胀死了…你动啊…」女人将双脚扣住我的腰际,耸了耸屁股,「逼都进了…操(淫色淫色wo688.com)我…要了我…」

  我拿手袖开了下额头的汗滴,就开始疯狂的抽插起来,那胸口的两砣软肉摇晃出半圆的弧线,我屁股耸顶着,嘴巴呼哧的喘着粗气还垂下头来用舌舔弄着硬硬的颗粒。

  「我干()你…干()…干()你逼了」

  「快点…再用力嘛…嗯…嗯…」女人将我的头压在胸脯上,下体向上顶着,两件器官发出啪啪的打击声。

  「燕子…舒服嘛…对…夹我…我操(淫色淫色wo688.com)你逼呢…」我满口黄话。

  「粗…好胀嘛…搞我…舒服…嗯…」

  我的龟越来越麻,腰酸胀的要命,眼前漆黑一片,「宝贝…我要射了…夹紧我鸡巴…嗯…」

  女人双手使劲的箍着我的背,下体一阵阵的夹击着我的肉棒,如一张小嘴在咬咂着它,「搞我…快啊…嗯…你射我吧…全射给我…我有药的…射我…」
  我闭着眼睛,臀部快速的挺进拔出,龟头好麻,渐渐的胀的厉害波及全身,肌肉一阵挛动,棒体快速的跳动射出精液来,「宝贝…嗯…我射你逼…我射…我射…」

  「快…嗯…嗯…」

  …………

  我在棒体搏动很久后终于满身汗水的静止下来,压着柔软的女体,无力的呆望着房门。

  一切静悄悄的,可我分明听见一阵被掩饰的脚步由上而下渐渐的远去了……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