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伦的鬼姦和乱伦   淫荡人妻   


(1)
  「……嗨!……杨俊生先生,你是杨俊生先生吗?我是你XX大学的,晚期学妹,你可能没见过我,我是白依萍。」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
  白依萍给我的感觉是年龄不大,但思想成熟的类型,也许她有一头飘逸的长髮,以及一般跟她同年纪里所没有的气质,第一眼我就觉得她不平凡。我们前后期的学长妹,第一次见面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这次公司派我过来接洽业务,算是找对人了,的确!
  我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白依萍也从自己的皮包抽出香菸,很幽雅的点火,然后闭起眼睛轻轻的吸了一口,她的动作自然而熟练,夹菸的手指细緻而洁白,使我的心中异动起来……
      ※    ※    ※    ※    ※
  走进公司附近的咖啡馆,「嗨!白依萍妳好,很抱歉让妳先到。」
  「没关係,我也刚到。」
  我仔细的端详白依萍一眼,白净的脸上,带着一种成熟的温婉,脑后长髮披肩,气质高雅,这种风姿,你绝不可能在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身上找到,但我绝不相信她的年龄超过二十五岁。这是第二次见面,我有足够的时间去端详白依萍,却发现她也在端详我,四目接触,她俏皮地瞪着我,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反倒是我被瞪的低下了头。
  「哈,别把目光离开嘛!这么大的男人也会害羞。」
  「害羞到不至于,只是不习惯吧了!」
  「喔,你多大了?」
  「三十岁啰!」我推推眼镜:「岁月不饶人啊!」
  「不大嘛!男人三十而立,成熟的男人比较诱人。」
  「成熟的定义是什么呢?」
  「工作安定,得失心少?……唉!不谈论这个了。」
  其实,白依萍说这话,已经激起我潜意识里,想多了解她的冲动。
  「告诉我,关于一些妳的事情吧,白依萍。」
  「我?」白依萍把抽了一半的烟在烟缸里揉掉,又重新点燃了一支,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阵浓浓的白烟,她的眼神在烟雾中闪烁。
  「我明知不该告诉你,但是现在,我确是很想跟你讲我的故事。」她啜了一口茶:「我今年二十七岁,去年离了婚,婚姻破碎让我领悟了许多,结婚以前,我一直觉得爱情就是一切,结婚以后才知道,世界上最虚幻,最不能寄託的就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听到这句话,令我非常震惊,我想到自己,我是去年结婚的,蜜月旅行回来,我渐渐有这份感觉……一切并不如想像中美好,我跟心华认识已有七年,那时她还是专三的学生,那时的她善良、纯真,眼神中透露着智慧、聪明,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我们有谈不完的人生观,有参加不完的学生活动,更有数不尽的良辰美景。而今天呢?今天却令我迷惘的很。我跟我先生认识三年后而结婚,过了三年的婚姻生活,后来因彼此志趣不合而分手……」
  「一年多了,这一年多的日子里,我倒是深切的了解了更多,也更透彻。」她眼神一直埋在烟雾后面,手指夹的菸已燃尽,只剩下一段菸头。
  「或许这就叫做成熟吧!」,我若有所感的吐出了一句话告别了白依萍。我走出了咖啡店大门,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走,想不出要找谁。
  这是个夏天的正午,无风,我想起跟「小绿」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时正是春天的正午,我们沈默的走在马路的人行道上,马路两旁的木棉花红遍了半边天,那天,两人搭着肩走着,不时对望一眼,有话在喉边转动,却又吞下去,我踢了一下木棉树干,树上突然掉落两朵硕大鲜红的木棉花,跟着落了一地的残红一样,背对背地躺着,就像我跟小绿一样,背对背地靠在凹凸不平的木棉干上。我知道木棉花再美,终究和我们的感情一样,很快就会枯萎掉了。
  「我从认识你那一刻起,就预感到会有今天。」我弯腰拾起其中的一朵木棉花,用手撕下鲜丽的花瓣。
  「在我的故乡一个村庄里,五月节左右,木棉花都会结上坚硬的果壳。到六月,它们便会一颗一颗地在树枝枒上爆裂开来……」她陷入回忆里。
  「……」我没接腔。
  「棉絮便像下雪一样,在空中飞落,我最喜欢奔跑着,去抓那些雪样的棉絮了……」
  「你看过夏天下雪的情景吗?俊生。」她转过头来。
  「没看过。」我冷漠漠地回答。
  「台北的木棉花,只开花,然后一朵朵的掉光,没有一个结果……」她晃一晃身子,不知何时,眼睛竟红了:「我们就像生长在台北的木棉一样……
  (我不忍心说下面的那一句话,只让它在心里迴响。)
  ……没有结果。」
  「俊生!」小绿一摇头,两串眼泪急速爬过脸颊,落在红砖道上,形成两个深色的圆点。
  「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我沉吟着,心中倒并不悲伤。
  「这是台北最美的一株木棉,上面还开着那……最后-朵木棉花,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她站定了,眼神露着空茫。「趁这最后一朵花,还没凋落……」
  「我送妳走吧!小绿。」我故作镇静。
  她移动了一步,又停住,脸上有点犹豫的神色,抬头看一看那朵将要凋落的豔红在枯乾的枝桠上,像极了一只孤独的红头斑鸠。
  「相信我,俊生,你是我见过最令我深爱的人,再也不会有人能让我像爱你那样深了……」她脱下右手中指那枚小银戒,套在我小指上,然后转身走了,走向异国,那个她嚮往的地方。我望着她的背影笑笑,心中不免有一些伤感。
  当她的影子消逝在街口时,那朵最后的木棉花,「噗」地一声落在我脚前,我感觉到落空了花的木棉树,就像我的心情一样。
  「唉!又孤独了。」
                          
(2)
  今天我跟白依萍研究的合作细节已经接近了定案,于是聊起了彼此兴趣。
  「对了,我知道妳也是个业余作家,我读过妳的散文和小说,文笔细腻而忧郁,很美。」
  「哪里!」她有些腼腼的说:「我自小养成写作的习惯,把一些感慨藉着文字抒发而已。」
  「刚好我也写了很多的曲,不如请妳来填词吧!」
  「我想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我有很多作品都放在书柜里,我得找个时间整理一下。」
  「短时间可能没办法。」
  「我帮妳好了。」
  「那些东西我已经尘封一年多了,要翻箱倒柜的,实在不太方便。」
  「没关係,反正目前也没事,不如我去帮妳吧。」
  「好吧!」
  白依萍自己租了一栋独栋的小阁楼,座落在永和市,有客厅、卧室、厨房,是一个很可爱的「窝」。阁楼之居,三面环窗,由窗口可眺望新店溪整个河床,绿意盎然,窗槛上面放了数盆铁线蕨,卧室内有书有画,有一部音响,一盆满天星,书桌上随时摆着稿纸和一些资料书,书桌旁放着一张画了一半的画布,上头是一个女孩的自画像,看那长长的头髮,我知道她画的是自己。
  看到白依萍洁净的小窝,我不禁想到自己,心华毕业后在一家出版社工作,由于工作卖力、聪颖活跃,第二年立刻升任业务经理,结婚典礼也就在她升任经理的第一个月里在法院公证处公证完成。婚前她给我的印象,是聪敏、有天份、挑剔、节俭,婚后这些特色却变成蛮横、骄傲、小心眼、一毛不拔,再加上事业的得意,这一年更变的跋负而专横。
  原本,我就不是一位沙文主义的人,加上心华白班上班,晚上加班应酬,因此对于家庭的照顾,也就自己动手,不曾有过任何的抱憾。想不到,夜晚一进自己的窝,就像进入大杂锅一样,衣服乱掉、鞋袜乱丢,家里的压力反而比办公室大。
  「杨俊生,你在想什么?」
  「没有什么,只是被妳的画所迷惑。」
  「少来……」
  说着说着,突然电话响了。
  「喂,77889956,请问找哪位?」
  「……我是!」音调突然变的冷漠起来:「我……你……求求你,不要再打电话来好吗?不要再说了……求你!不要再……请你别再打扰我的安宁好吗?」她歇斯底里的激动起来,双手把电话握得死紧,几乎要捏碎。
  「哈哈哈哈!妳离得开我吗?妳的肉体经过我多年的开发,妳是脱离不了我的控制的,还怀念以前大被同床的日子吗?小绿过来,告诉姊姊,我们正在做什么……」
  「姊!现在姊夫正隔着三角裤,磨娑我的阴毛沙沙作响呢!妈妈正在吸吮着姊夫的阳具呢?爸爸弟弟和大姐也都在呢!姊夫还说要派他养的小鬼去找妳呢!姊!妳快回来嘛!」
  「哈!小骚货,听到妳妹妹话没有?这一次我一定要叫小鬼让妳三天下不了床,那个小子是杨俊生吧!妳的阴户是没有一天离的开我的大阳具的。」
  「……不要说了!……我不要听……不要再用邪术控制他们了!求你……」白依萍跪着双腿,不知是生气或激愤,全身发抖着:「求你……求你……」白依萍噙着眼泪,电话自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我把话筒拾起挂好,白依萍不由自主的俯在我的肩上哭泣起来,我顿时感觉有点不知所措,不知怎么安慰她。我突然觉得白依萍是个娇柔而善感的人,我低头看着白依萍,白净的脸上是一片肃穆的温柔,脑后长髮轻泻。
  「俊生。我想一定很好奇关与我的事情,现在我就告诉你,现在我就告诉你一段关于我家庭的故事,请勿批评,也请勿责难。从此,我与白依萍的这段有关不伦的鬼姦。兽交。乱伦的荒唐关係也就从此展张……」
                          
(3)
  「刘行是我爸一位挚友的儿子,在我大二那年,爸爸突然胃出血,这一病不但把积蓄花光,病后的调理更使家庭加重负担,向他家借了一大笔钱,没想到他竟然跟爸联合起来,以爸爸的借钱为藉口,硬把我娶过去,妈居然把我给卖了。我出嫁那天,一直是在泪水中度过,等到新婚之夜,我才知道他养了小鬼,全家人也早已乱交在一起了。」
      ※    ※    ※    ※    ※
  「大师,请你大力帮忙!」
  「抱歉,本门不能豢养鬼物,我爱莫能助。」
  「大师……」
  「不是我不帮你,是本门祖师有明文规定,本门绝不能豢养鬼物。而且过程凶险难测,可能还会得不偿失,你还是另寻高人吧!」
  「那大师能帮我找其他祭练的大师吗?」
  大师看他一眼,见他执意甚坚,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你可去找找茅山总坛师父,试看看吧!」
  「谢谢大师。」
  去花莲见到了总坛师父,连忙向他说明来意,于是在茅山总坛师父的帮忙之下,开始了炼製阴魂。
  「首先你必须跟我一起找未婚而身故的男女,死亡未出七日,于夜间带小棺木一具,收魂符十四道,封棺符一道,另备雷惊木魂牌一面,二寸长,六分宽,一分厚,木牌上墨书:『刺某某正魂罡印』,然后于丑时至坟前,开关小棺木置坟上,摆饭一碗,酒三杯,符置棺前点香二支,白烛一对,先焚收魂符七道,步罡踏斗催唸:『引魂现身咒』,祭毕,再踏五阴斗变换为招魂斗,在焚收魂符七道,掐出门虎指取雷惊木魂牌,集中精神,凝神定息,至眼前显现出阴魂为止,阴魂一现,魂牌立刻向阴魂胸膛拍去,大喝曰:『收锁!』,马上把魂牌收入棺中,急盖棺贴封符于棺上,另加扎红线七圈于小棺外打结,即回坛中,把收回的阴符置于六甲坛下,每夜祭炼,供饮食一碗,画秘炼符三道,术士立坛前,先念秘炼神咒七遍,焚符三道于棺前圈转四十九日即完成。如果祭炼的阴魂是女魂,要在棺前加置香火一小盘。练成之后,阴魂全身显发幽香,练成阴魂之后要把风棺符火焚化掉,如要役使阴魂时,及唸动密咒,阴魂即现身助法,若你白天欲出门时,开棺念咒七遍,下令阴魂随身,所豢养的小鬼及随你左右,饮食时必留少许,以供阴魂享用,或是多留一份也行。养后七年,可现原型,要它现形时于子时焚香起棺,喝令曰:『现形』,阴魂即现出本形。切记鬼类的慾求是无尽的,尤其是这一类还未结婚的色鬼,最喜欢藉着男女交合来提昇自己的法力,当然它的法力愈有能力帮你办事,但当它法力高到你无法控制,将反扑你时,你就必须毁掉它,知道吗?」
  「是。」刘行满口答应,可是心中却不这么想:「废话!小鬼的功力当然愈高愈好,我哪会轻易毁去它呢?」
  「接下来的你切要记好,若欲毁掉小鬼,先令入棺,至慌坟上,取棺置于地上,念往生咒曰:『慌岗云祭,茫茫山川,天地无极,莫唱阳关,精魂精魂,任意往还,我你决断,玄机巫缘……急急如三魔真帝大帝刺令……』然后咒毕。取一束茅草,横放在面前地上,掉头即归,千万不要回头凡豢养小鬼之人,临终前尚未遣放或转让阴魂,则寿元尽时,即七恐流血,永不超生,切记!切记!」
  果然刘行藉着小鬼的力量,不但高中律师,而且钱途滚滚,有时接着明明是小小的偷窃罪,可是案件却会在警员想以小报大,争取业绩,而变成强盗罪,让他大有空间上下其手;明明是一件贩卖毒品的案子,还当场被人人赃俱获,照理讲应该是死罪的,他还是有办法靠着小鬼双方联繫,双方套好招式。等到开庭那天,我们这位刘大律师就出现了庭上。
  「对于依照戒严条例,贩卖毒品,应处死刑,这点我没有异议,问题依照笔录看来,他是以一千元的代价交给对方,而对方也是以一千元取得物品,依照贩卖的定义来讲,该是一方有所取得利益,方叫贩卖吧,我想我的当事人这应该叫转让吧!」
  辩的检察官及法官一时哑口无言,顿时获判轻罪了事,等等不胜枚举……
  可是后来案件的困难度愈来愈高,小鬼的法力已经不能胜任了,于是小鬼提出了修练的要求,而刘行也同意了。经过小鬼千方百计的寻找,终于找到了白依萍的母亲雪柔,刚好雪柔一家,又是他家的远房亲戚,于是在刻意讨好之下,白家一家人更是应该的喜欢这小伙子,唯独住在外面的白依萍却相当的厌恶他。
  这天深夜小绿下了班回来,因为深夜,所以开启大门相当的小心,怕去吵醒家人,欲回房睡觉,经过母亲的房间时,却听到一阵沉重的呻吟声从门缝传出,小绿脸红的想,爸爸年纪这么大了,没想到还这么勇猛,竟然还让妈浪叫出声,可是转眼一想,却又不是,爸爸不是出差了吗?这一想顿时惊出冷汗,难道妈妈偷人?!
  却看到母亲一丝不挂,浑身赤裸裸地横卧床上,一个面容狰狞恐怖、铁青肤色、肌肤腐败溃烂的男人正伸出墨绿色,已成枯骨的双手猛抓着妈妈的乳房,而那支大鸡巴怒昂昂的,少说起码也有八吋左右长、三吋左右粗,赤红的龟头好似小孩拳头般大,而青筋毕露,正欲插进妈妈的小穴里。只见妈妈双眼痴呆的看着他,只见他皮笑肉不笑的转过头,绿色的眼珠留着鲜红的血液,小绿吓得发现自己全身竟然已动弹不得。
  「牠」虽然没有说话,但小绿却可以感觉「牠」说的话:「好好看着妳妈妈被我干吧!下一次就会轮到妳了。」「牠」语气平淡的没有高低轻重,冷冷的笑了起来。
  只见妈妈双颊飞红、媚眼如丝,慾情完全流露在她娇豔美丽的脸上。雪柔娇呼道:「老公,我要!快给我……」
  只听「牠」发出啾啾的鬼叫声,那蛄骨的双手用力的把妈妈那高耸挺出的双乳抓到瘀血。只见妈妈那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伸进了那男人腐烂的嘴唇里,那吊死鬼的长长舌头也不断着在妈妈嘴里,翻腾挑逗着。雪柔受此刺激,口中不时娇声浪语,「牠」狞笑着望着妈妈,流露出嘲虐的神色,就这样屁股「滋」的一用力,大龟头及鸡巴已进去了三吋多。
  「啊~~」紧跟着一阵惨叫:「痛死了,老公你的鸡巴……实在太大了……哥哥……好哥哥……我受不了……」
  「牠」更用力的一挺,鸡巴已整根的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里。
  「啊!老公……你好狠心……我……你要了我的命……」雪柔淫骚的表情、浪蕩的娇叫声,刺激了「牠」,只见「牠」那阳具更加的暴涨,爬满了蛆的腐烂肉体,紧紧的压上妈妈丰满的肉体,白惨惨的枯骨双手,一手正紧抓住妈妈的香肩。
  小绿只觉得在看一场淫秽的魔术。
  「牠」另一手猛抓妈妈的乳房,手中喝喝有声的流出绿色的液体,大鸡巴在妈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那掉落出来的红红一尺多长的舌头,还不断的钻入妈妈浅褐色的屁眼里,可是妈妈只是癡呆的一无所觉似的。只见「牠」插的忽上忽下,脸上妖异的光芒却愈来愈胜,插的妈妈娇喘如牛、媚眼如丝,全身颤动干的妈妈全身血液沸腾,一阵阵高潮猛上心头。
  雪柔不时浪叫着:「啊……老公……我好痛快……好棒啊……我要洩了……老公……你的大鸡巴……好壮……好粗……我好舒服啊……啊……我的屁眼……啊……要插坏了……」
  小绿看着妈妈,可是妈妈却对她好似视而不见,仍快乐的浪叫着。小绿只觉得自己粉脸愈来愈红,可爱如小白兔的纤腰不段扭动着,修长的玉腿不断交缠着摩擦阴户。
  「牠」似有所觉的,鸡巴仍然猛干着雪柔的阴户,舌头捩紧了雪柔丰满的糯乳,就这样违反人类常理的扭转一百八十度,露出了森森白牙,似欲择人而嗜,七孔流血不怀好意的对着她冷笑着,小绿被吓的不寒而慄。
  雪柔被「牠」的大鸡巴插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小穴里的淫水一洩而往外冒,阴唇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只见那鬼怪,依旧埋头苦干妈妈的嫩穴,妈妈阴壁嫩肉上把大鸡巴包的紧紧的,子宫口猛的吸吮着大龟头。
  「牠」知道雪柔快达到高潮了,双手紧紧搂住雪柔肥嫩的屁股,抬高抵向自己的下体,用足了力气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击在妈妈的阴核上。妈妈此时舒服得魂飞魄散,双手双脚死紧紧的缠住「牠」的身上。
  雪柔达到高潮了,不住的抖动着,子宫一开一放,猛吸吮大龟头,一股淫精喷洩而出。此时「牠」脸上出现了邪恶至极的笑容,阳具更加的暴涨,一吸一引的,缓缓的运作起来,将雪柔狂洩千里的阴气全吸入自己魂魄之中,仅是一眨眼之间,鸡巴一阵猛涨更加用力冲刺起来,此时雪柔觉得全身魂魄似将离身儿去。
  「啊……求求你……妳会插坏我啊!……我好痛……求你慢一点……我不行了……」一阵阴风狂袭之下,雪柔只觉得淫精不断的流出,雪柔娇呼着哀求道:「求求你……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停止……喔……我要死了……」
  只见「牠」身躯一阵抖动,死命地朝前顶着,然后便静止不动,许久……许久……小绿只见妈妈脸上惨白的,早已昏睡过去。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