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时情缘2   淫荡人妻   


(下)
  奉命退役后,我并未向家里去信,或拍电报,只是到纽约我父亲的分公司里去一下,顺便拿点钱,在纽约玩了几天后回家去,我要给妈咪和爹地及姐姐乐拉一个意外的惊喜。
  当我走近家门时,乐拉正陪了妈咪在院子里聊天,乐拉先看到我,她先是一呆,继而高兴的叫道:「噢──雷查?」
  她投到我的怀中,我们姐弟拥抱在一起,很久后,我投到妈咪的拥抱中,妈咪抱紧了我,颤抖着声音说:「我的孩子,你果然平安的回来了。」
  我被妈咪的热情,感动得流下眼泪,我问妈咪和乐拉:「我离开家之后,妳们都好吧?」
  「我们都很好,谢谢你好孩子!」妈咪说。
  晚上,家里为了我的归来,开了个庆祝会,请来了亲友和我与乐拉的同学,我经过狂欢后,拖了疲倦的身子上了床,这几天来的车马劳苦,已经够累了,又加上今晚的舞会,更使我疲累不堪,上床后很快的就进入梦乡。
  半夜里,我被隔房乐拉的房中发出的牛喘声惊醒了过来,我敲着墙壁问道:「乐拉──妳哪里不舒服吗?」
  「嗯……没有!」乐拉说。
  「有需要我的地方吗?乐拉!」我说。
  「谢谢你雷查,我……很好!」她说。
  以后沉默了很久,那牛喘的声音,渐渐的又响了起来,并且越来声音越响,再侧耳细听,才发现这牛喘声中还加杂着低声的呻吟,和肌肤碰击的声音。
  当时我的心里恍然大悟,乐拉为了空帏寂寞,找了男友在房里取乐……
  我并不是为了好奇,实在是我们姐弟间的感情太好了,我太关心她了,我要看看乐拉的情夫是否是个可人儿,我就轻轻的下了床,赤了脚可以不发出声响。
  我走到乐拉的门前,见她房中还亮了支光线很小的灯光,就从门上的锁孔中朝里望去,这一看真气得我火冒三丈。
  原来压在乐拉身上的,竟是一个众人讨厌的黑鬼,乐拉在体型上,是娇小型的,而压在她身上的黑鬼,则是既粗且大的一个家伙,看起来,真像极了一只白羊被黑熊俯在腹下似的。
  他的动作呆笨迟缓,光知道用他的黑粗的家伙猛顶着乐拉,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情调。每顶乐拉一下,她的身子就往上猛弹一下,她握着拳头,咬紧着牙关抵受着这份痛苦,我越看越觉得呕心,恨不得冲进房丢,将这黑鬼拖出来饱以老拳。
  但见他老是一个样儿的猛顶,狠劲的抽到头,又插到底,每次都顶得乐拉直瞪白眼,这哪里是取乐,简直这黑鬼在损人嘛!我实在忍不住再看下去了,我走回房去,敲击着墙壁道:「乐拉,妳的房里是什么声响?」
  「没有什么,雷查!」她说。
  「妳能到我房里来吗?乐拉。」我说。
  「有什么事吗?有话明天再说吧,我累了。」乐拉说。
  「不──我要妳现在来,妳不来的话,我到妳房里去好了。」我故意威胁的说。
  「好的──你等一下,我就到你房里来。」她说。
  等了很久,乐拉皱了眉头,一脸的不情愿才来到我的房里,她皱起眉来问道:「雷查──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我有话和妳谈,乐拉!」我说。
  「难道不能等到明天吗?」她投怨的说。
  「是的──我实在忍不往了呀,乐拉!」我说。
  「那!你要讲些什么呢?雷查!」她两眼直瞪了我说。
  「乐拉──」我拖长了声音说:「我知道自姐夫死后妳很寂寞,可是……可是我不愿意妳受人欺负,我受到侮辱,妳知道我是多么的爱妳,我以后绝对设法使妳快乐,但是妳也要自爱,妳知道吗?乐拉,妳今晚的事是多丢脸的呀?那黑鬼……」
  我真不忍再说下去了。
  乐拉见被我说破了她的秘密,她两手掩脸,哭泣着说:「有谁知道我的苦处呀,雷查?我日夜的寂寞,你走了连跟我一起散心的人都没有,我知道这黑鬼对我有点侮辱性的挑逗,可是总比没有好呀!白人的寡妇是太多了,哪里还容易找到白人呢,我知道我的行为是会引起非议的,可是我实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呀,雷查!我是年轻的女人,我需要男人的滋润,没有滋润我就会渴死的。」她泣不成声的继续说:「这可能是叫饮毒止渴,可是我顾不得了。」
  我走过去拥了她安慰道:「乐拉──别难过,请相信我,以后我会设法叫你快乐的,不过妳要和这黑鬼离开。」
  「可是不行呀,他会和我纠缠不休的,我第一次和他玩过后,就要分手的,可是他威胁我,要宣布我和他的事,除非我嫁给他,或经常来往,并且要常给他钱。否则他说叫我做不得人,我真怕会使爹地知道这事呢!」她说。
  我听了,非常生气,这黑鬼竟然这样无赖,我恨恨的对乐拉说:「妳放心好了,几天里面我会有好消息给妳,我会办得很好的。乐拉,快去睡吧,明天把这黑鬼的地址告诉我。」
  乐拉告诉我,这黑鬼是洗衣店的粗工,他家里有母亲,还有个妹妹,叫桃尔西。虽然是黑鬼,但人还生得漂亮,和乐拉的黑鬼叫路克,管收衣服与浆洗,他的妈咪管烫衣服,他的妹妹桃尔西则白天看店,晚上读夜校,还只是个姑娘呢。
  我按照乐拉说的找到了那家洗衣店,我走向前去大声的叫道:「桃尔西小姐妳好!」
  「你好──先生。」她说:「有什么事吗?先生。」
  「妳真是个既美麓又漂亮的小姐。」我说。
  「哪里话!你才漂亮呢,先生。」她说。
  「我最喜欢像妳这样的姑娘了,妳肯到我家去收衣服吗?我家收衣服的是个男人,笨手笨脚的,讨厌极了。」我说。
  「当然欢迎,可是我也笨得很呢,先生住在哪里?」她娇媚万分的说。
  我说:「我一看,就知道妳是聪明伶俐的了,妳可以现在跟我去看看我的家吗?」
  「可以!可以!」她说着,然后叫出她的妈咪来看店,她就高兴万分的跟了我来。
  到家时,正是大家睡午觉的时候,我领桃尔西走到我的卧室里去,我开始向她进攻,我扶了她的肩头,让她坐下,我亲切的对她说:「桃尔西,我一见妳就喜欢,妳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我才不信呢。」她说:「你们是看不起黑人的。」
  「我就不是那样的人,我是反对轻视有色人种的人,不信我可以吻妳。」我说着,就拥了她,给了个热长的亲吻,她翻着两只大眼睛,先是怀疑,继而感激的说:「你真是个好人!」
  「如果妳肯到我们家来收拾衣服的话,我非常欢迎妳到我的房里来玩,尤其是夜晚。」我说。
  我摸着她的乳房,她并不拒绝,等我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裙子里,隔着裤子摸到她的穴上时,她仰起脸来说:「先生,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最喜欢像妳这样的姑娘了!」我说。
  「那你为什么不脱我的衣服呢?」她说。
  「好的!」我口里应着,回手将房门锁上,解开她的上衣,原来她穿的是与裙子连在一起的衣服,我将她的衣服由肩头上脱落后,她将身体摇动了下,整件衣服就像秋天的蝉退壳一样,落在她的脚面上。
  她两腿移动一下,从脱落的衣堆里走出来,她连奶罩都不穿,就赤裸的站在我的面前。
  黑人发育成熟得早,但全身已经没有一处不是成熟的了。她的曲线美妙,发育均匀。尤其两只乳房,既尖又长,挺立在胸前,全身无论那里动上一动,两只乳房就颤跳不已,尖端顶着粉红色的葡萄粒,浑身虽然漆黑,可是都非常的滑腻。
  她自动的脱去了三角裤,走到我的面前说:「你喜欢我的肉体吗?」
  「妳的肉体可爱极了,让我来欣赏妳那可爱的穴吧,我想一定是很美的。」我说完将她抱上我的床去。
  她美丽的胴体使我的心房跳动加速,想不到这小黑鬼竟有这么美丽的胴体,她的身体修长而丰满。
  胸前的乳房尖长丰满而又玲珑,平坦的肚皮,配合着弧形的细腰,两片臀肉既圆又高,那三角形的阴户,隐在疏朗的一丛捲曲的柔软黑毛里,那条粉红色的肉缝,若隐若现,直在我的眼前打幌。
  我的血液奔腾,桃尔西是我所见到女性胴体中最美的了,可惜的是漆黑发亮的皮肤,我三下五除的脱去了衣服,跳上床去压在她的身上狂吻。
  我好像听到她的心房在蹦蹦的跳,我由他的嘴上直吻到胸前的双乳,当我吸吮着她的乳房时,她细腰扭摆,身体颤抖着叫:「嗳啃……我好美唷……」
  我吸吮了一阵后,一直往下,抬起了她的腿来,那粉红色的肉洞呈现在我眼前。
  人类中黑色人种的穴,可以说是最美的了。
  四週漆黑,内中则是粉红,看起来娇豔欲滴,我真不忍心破坏了这娇美的花朵。可是当我想到路克笨牛样的举动时,又觉得乐拉被那种笨牛摘取了的话,更可惜了。她的阴核生得奇大,比普通白人的大一倍。我握住我火热、涨得要裂开似的家伙,在她挺立起来的阴核上磨擦起来。
  她浑身不断的颤抖着,一两分钟之后,她的淫水从美体的穴洞里泊泊的流出来。
  我见机会已经来临,就挺着家伙,朝她那细小的洞穴里塞。我见她皱起了眉头,就对她说:「桃尔西,开始时可能是有点痛的,妳怕吗?」
  「我曾经发誓,如果被白人干死也是情愿的,因为我不喜欢黑人,而白人又不肯理我,今天可算是奇遇,真是上帝的安排,如我的心愿,你尽情的插进去好了,我是忍得住痛的。」
  我试着往里塞。当我将龟头塞进大半之时,她叫道:「啊!嗳!痛啊!」她的屁股轻微的扭动着,嘴唇发着颤抖。
  我不由停止了动作,问她说:「桃尔西!痛吗?」
  「嗯……可是总要痛一次的,你就插进去吧,不过最好你能一插到底,省得零碎的痛!」她说。
  我觉得她说的也对,就对她说:「桃尔西!我要开始了,妳可要忍着点!」
  她沧叛鄣阃罚彝ζ鹆思一铮仍谒挠穸纯谇岫チ肆蕉ィ攀盗酥螅偷某锶ィ钢ā沟囊簧骄「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