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秘史系列─骊姬   淫荡人妻   


晋国原本和周朝王室为同宗,属于一个侯国,在周初受封而建都于唐(今山西省太原县北),之后又迁往绛(翼城县)。一直传到晋献公时,不但大兴土木修筑长城,更向外不断扩张势力範围,佔有河南北部和山西的一大半的地区,国势非常强盛。
  儘管献公的武功非凡,对都城建树不少,但他却是个好色之徒,虽然从贾国娶来一名妻子,后来籍着没有子嗣的理由,又从北方异族狄国那里,迎娶狐姬两姐妹为侧室,百般宠爱。至于先前他父王武公的妻妾齐姜,也和献公暗渡陈仓,生下了申生。
  申生是在二十三岁的时候,被册封为太子,另外狐姬为献公生了一子,名唤重耳;妹妹生的则叫做夷吾。兄弟三人年龄相仿,申生是老大,重耳排行第二,夷吾则是老三。
※※※※※※※※※※※※※※※※※※※※※※※※※※※※※※※※※※※※
  周惠王十年,献公计划攻打位在西方的骊戎,为了确定此行是否顺利,献公找来大夫史苏占卜情况。
  史苏慎重其事,把龟壳投入火中后,仔细观察上面裂纹的形状,发现有两条弯曲成合()状的长长裂纹,彼此在两端上相交,皇椭圆状,同时在图纹的正中央之处,出现一条细细的裂纹。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献公看史苏沈默不语,内心焦急地问道。
  史苏神色凝重,回答说:「这是一个胜而不吉的卦象。」献公不解,要史苏详细解释说明。
  「你看,这两条线两端相交,就表示双方平分秋色、胜负各半。其中右边的一条让左边的那一条包围了,就显示晋军势必会併合骊戎,而在相交成个类似“口”形的龟纹中间,又出现一条裂纹,就表示晋国会有谗言之祸,所以是胜而不吉。」
  献公听了,颇不以为然:「你是说,我会听信一些谗言,而廷误军国大事!?不!这是不可能的!」
  史苏再三提醒,献公并没有放在心上,不久,便按照原先的计划前去讨伐骊戎,果然一举成功,还带回来骊戎国君的两个女儿,姐姐─骊姬和妹妹─少姬。由于这对姐妹正值花样年龄,加上善体人意,更懂得施媚之术,很快就赢得献公的欢心,侍宠而骄。
  献公举行庆功大宴的这一天,大夫史苏也在座,献公想起当日史苏占卦的预言,忍不住嘲讽的对他说:「你的占卦只说对了一半,这次攻打骊戎真的大获全胜,不过你称其为胜而不吉之卦,就不準确了。你看!现在我不但凯旋归来,又娶得两位如花美眷,那来的胜而不吉呢?」
  史苏深知献公已经被美色所迷,一些忠言都难以听得入耳,于是淡淡地说道:「那时,我完全是根据龟甲上的裂纹做出这些推论,不过我的修为并不是深厚,难保有些地方误判了,还请国主见谅。」
  其实史苏并没把真实的情形透露出来,原来龟甲上所呈现的裂痕,正是表示着女体的阴部形状,很明显的这个祸根就是骊姬。总有一日女人祸国的徵兆就会灵验,虽然史苏的话会实现,但是晋国却要遭受乱国的灾厄。史苏愈想心愈沈重,便渐渐喝起闷酒来。
※※※※※※※※※※※※※※※※※※※※※※※※※※※※※※※※※※※※
  史苏是在喝闷酒;但是,后宫寝室里则是热闹非凡。
  西方夷狄的女性,本来就不拘小节、个性开放。骊姬姐妹俩当然也承袭了这种浪漫的天赋,又加上献公本来就是好色之徒,所以在庆功宴中骊姬姐妹俩就频频跟献公灌迷汤,对于献公在大庭广众下的调情嘻戏,也不以为意而尽力取悦。献公被骊姬姐妹俩挑逗得淫慾激张,等不及宴罢,就拉着骊姬姐妹俩离席,往寝宫尝鲜去了。
  献公赤裸裸的坐在床的尾端,一面用手摇着自己的肉棒,一面看着骊姬的手在少姬身上不停地游走;少姬也不甘示弱的揉着骊姬的乳房,并且轻轻地捏着那已经发硬的乳尖。
  骊姬的手找到了少姬那柔软的阴唇,那里早就沾满了粘液。骊姬用中指在少姬的阴蒂週围划着小圈圈,稍稍一用力,便滑入了阴道里。
  「啊!」少姬呻吟了一声,那正握着骊姬乳房的五指紧了一紧,骊姬感觉彷彿飘上天一般,颤抖着、呻吟着……骊姬翘起了腿勾住了少姬的后腰,使她的阴部可以在少姬的大腿外侧摩擦。
  快感的刺激让姐妹俩一阵晕眩,双双躺了下来。骊姬转身跪在少姬与献公之间,分开少姬的双腿,把舌头凑向了少姬的阴部,向少姬的花心进攻。
  献公看着骊姬高翘的臀部,门户大开的在眼前晃动,粉红色的大阴唇微微翻开,神秘的洞穴若隐若现,流出的汁液溼润整个阴部,显得晶亮闪闪。献公忍不住趋身向前,扶着骊姬的柔腰,下身一凑『滋!』肉棒应声而入。
  「唔!喔!」骊姬觉得湿痒的屄穴里,被献公热烫硬胀的肉棒塞得满满的,骚痒的感觉随即变成舒畅的快感,不禁摇着臀部配合着肉棒的抽动,更把整个脸紧紧的贴着少姬的阴部。骊姬伸长着舌头,探入少姬的阴道里翻转、搅拌,还摹拟肉棒抽动的方式,把舌头一伸一缩的逗弄着少姬。
  少姬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呻吟声越来越尖锐。少姬感到阴道口已经流出了好汁液了,掺杂着骊姬的唾液,溼润了整个敏感地带。随着骊姬的舌头动得越来越快,少姬忍不住的摆动着腰臀配合着。少姬揉着自己的乳房,把双腿撑的更开,不断的呻吟着、喘息着……
  献公感觉骊姬的屄穴里热潮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刺激着肉棒,当肉棒退后时,总会带出一股湿液,使得抽动时不断发出『滋!啧!』的挤压声。也随着骊姬的屄穴里越来越润滑,让献公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献公的小腹、腰骻不断的拍打着骊姬的臀肉,一阵『啪!滋!啧!啪!滋!啧!……』令人遐思的乐章迴荡在寝宫里。
  少姬在一阵「嗯!啊!」乱叫中,全身不停的颤动、抽搐,在骊姬的舔弄下到达了高潮。少姬涨红着脸颊、咬着自己的嘴唇、闭着双眼正享受着至高无上的乐趣。骊姬的舌尖舔拭着少姬流出的淫液,嘴里酸酸的、腥腥的,这种味道让骊姬潜在的淫乱野性,如火山般突然爆发开来。
  献公觉得肉棒开始在发胀、酸麻,心知就快要洩了,急忙用尽全力重重的插几下,然后把龟头紧顶着骊姬屄穴的深处,把上身稍向前俯,伸手双手分别抓握着骊姬的双峰。当『嗤!嗤!嗤!』浓精射出时,阵阵的舒畅感,从龟头、肉棒、阴囊……窜向四肢百骸,抽搐中的献公不禁手腕一紧,彷彿要把骊姬的乳房捏爆一般。
  骊姬的子宫壁,被激射出的热精冲撞得激烈的在收缩着,「啊…嗯……」长长的娇吟一声,脱力般的软趴在少姬身上。献公也顺势压下,肉棒仍然在温暖的屄穴里,享受着阴道壁收缩、夹压的高潮余韵。
  ……不知道经过多少时辰,献公躺在两姐妹之间,脑海里一阵懊恼:『……当初,娘生我时,何不多生一双手给我……』
※※※※※※※※※※※※※※※※※※※※※※※※※※※※※※※※※※※※
  骊姬自从进入晋都绛城之后,因为夜夜承受雨露,整个变得浑圆滑腻,更有一股娇艳的气质,令人逼视之于有种窒息的感觉。
  也由于骊姬迷恋床第之乐,不到一年,仅仅一个献公已经无法满足她的慾望。于是,骊姬就和宫内乐师优施私下暗通款曲,颠倒鸾凤,而献公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骊姬除了和乐师优施有姦情之外,无所忌惮的还频频向申生、重耳、夷吾三位世子示好,藉尽机会挑逗、诱惑他们。
  长子申生年纪比骊姬大十岁左右,以年龄来算申生当骊姬的大哥是绰绰有余,但是骊姬在辈份上算是继母,所以当骊姬藉故挑情时,申生也有所忌讳的拒绝,只是言词上并不算严厉,或者尽可能的避不见面,免得自己把持不住。
  一日,申生谒见献公之后,退出正殿,却不料骊姬就站在长廊的一角堵住去路。申生耐着性子向继母行礼后,即便打算快步走过,这时骊姬心有不甘,故意柔声问道:「你为什么老是躲着我?不理我?」
  申生一听骊姬像深受委曲的声调;以及含情脉脉的眼神,不禁一阵心神蕩漾,两颊涨得通红,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我……我……」申生没料到骊姬会说出这么直接、露骨的话。
  骊姬看见申生的糗样,一声娇笑,就伸手拉着申生往后宫走,一面说:「我甚么我!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申生略微一挣,但没挣脱,又一想:『事情如果闹大了,父王那裏就不好交代!』逼不得已就跟着骊姬进到寝室。骊姬看着申生涨红的脸,越发俊俏,就嗲声嗲气说:「你可知道,我日夜都在想念着你?」说着,便依偎在申生的怀里。
  见到这等情景,申生彷彿在垂死前做最后的挣扎,嗫嚅的说:「母亲…请妳不要……不要这样……」申生嘴巴这么说,身体却没有动作,只觉得一股脂粉髮香扑鼻而入。申生情不自禁的深吸一口气,双手像傀儡般的环抱着骊姬,只是嘴里还喃喃念着:「……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骊姬转向面对着申生,踮着脚,一双朱唇便封住申生的嘴。申生只觉得脑袋一阵发胀、头皮直麻,一股情慾有如乾柴烈火般立即被挑起,双手紧紧贴着骊姬的背脊摩挲起来;胯下的肉棒也渐渐的仰起,靠在骊姬的小腹上抵顶着。
  骊姬摸索着解开申生的腰带,申生的下裳『唰!』落在脚下,高翘的肉棒彷彿巡防的巨砲。骊姬一握住申生的肉棒,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淫蕩的喜悦,阴道里阵阵热潮滚滚而流。骊姬忍不住淫慾攻心,嘴角蹦出模糊的声音:「…喔…好大喔…」
  申生彷彿受到骊姬亵语的催眠、鼓励,七手八脚的扒开骊姬身上的衣物,手分上下,攻向骊姬胸前起伏的巨物;及淫液潺潺的丛林沼泽地。当申生的手轻触到骊姬的阴户时,骊姬全身敏锐的感觉到毛孔的在扩张;尖锐的刺激使她全身僵硬、颤慄起来。
  申生的心剎那间变得急躁、混乱,甚么母亲、儿子、乱伦……早已抛到脑后,有点近于粗鲁的将骊姬推倒床上,就站在床边,掰开骊姬雪白的大腿,像茄子一样的肉棒,便迫不及待的在湿润的花瓣上磨擦,喷张怒吼的阳具如箭在满弓弦上,对着目标急急的冲刺。
  骊姬对于申生毫无怜香惜玉的动作,并不感到厌恶,反而有一点被虐待的快感。申生赤红粗壮的肉棒,彷彿刚出熔炉的金属铁棒,顺畅无阻的『滋!』一声,全根插入。骊姬与申生两人不禁发出愉悦的呼喊。
  申生使出浑身解数全力的抽送起来;骊姬也挺着屁股迎送着,嘴裏更是淫蕩的浪叫着。申生觉得骊姬的屄穴会吸吮,一股强烈的吸引力在吸着他的龟头,从龟头传来酥爽的快感,让申生更是用尽全力的猛冲,彷彿要将骊姬的屄穴冲破;又彷彿要把自己全部冲塞进去。
  骊姬虽如获至宝的得到年轻力壮的肉棒,但却似乎无法消受,申生这种不要命似冲锋陷阵的干法。很快的,骊姬混身一直颤抖着,阴户裏急促收缩吸吮着龟头,一阵滚热的热潮狂洩而出,同时娇喘连连的吶喊着,而进入愉快的高潮晕眩中。
  申生的肉棒受到热潮的包围,不禁一阵寒颤,急忙心有不甘似的,把阴穴内的勃张怒茎,抽出约一半,身体突然用力的往前一冲,把肉棒的前端重重的顶在阴道的最深处,随着肉棒一阵激烈的缩胀、抖动,积存许久的浓精,便毫无保留的射在骊姬的阴道裏,然后伏在骊姬身上动弹不得。
  骊姬觉得一阵又一阵自子宫爆发,高潮的快感不断袭来,滚烫的精液不断从柔文体内流出,也刺激着她敏感的黏膜。骊姬而发出了喜悦的呻吟,双手紧紧抱着申生,让两人的身体毫无空隙的贴着,似乎一刻也捨不得分开。
※※※※※※※※※※※※※※※※※※※※※※※※※※※※※※※※※※※※
  虽然骊姬跟申生有了不正常的肉体关係,也经常找机会互相取悦,但骊姬淫慾并不因此而减低,反而春心乱动,又便把脑筋动上了二公子重耳身上。
  重耳虽对骊姬平常放浪的行为相当不耻,但是重耳在待人处事方面比较圆滑,所以当骊姬向其猛送秋波,说明心意时,重耳首先称讚骊姬的貌美,骊姬一听到重耳溢讚之词,心里设防的程度就减弱不少。之后重耳又表现出一付懦弱怕事的样子,不敢轻易僭越,让骊姬误以为重耳是如此不堪造就之人,一点也没有大丈夫雄纠纠的气概,而心怀不屑,再把目标转向三子夷吾。
  夷吾对继母骊姬本来就存有一份非分之想,所以当骊姬主动找上门来之际,两人一拍即合,从此如胶似漆,难分难捨。
  夷吾跟骊姬,可谓是男贪女娇。一个午后时刻的后花园里,夷吾跟骊姬在一个僻静的亭台内,两人白昼喧淫,彷若无人。只见夷吾的一只手伸入了的裙子里面,摸着骊姬的阴户,百般的拨弄着,弄得骊姬禁不住春心大发,阴户口不断流出了骚水。
  骊姬无力的倚坐栏杆上,夷吾掀起她的长裙,将她的双腿分开,掏出挺举的肉棒,凑进身子便向她的阴户冲进去。偷欢的刺激让俩人的淫慾更高张,只是站立的姿势让肉棒不易顶入,所以夷吾的肉棒只在骊姬的穴口磨擦着。
  骊姬的阴户被夷吾的肉棒一阵乱磨乱蹭,只觉得心痒难忍,淫蕩的哼着要夷吾快点进入,还把湿漉漉的阴户直凑上夷吾的下身。
  夷吾知道骊姬的慾火焚身,便伸手抱着她的后臀,把腰一挺『卜滋』那一根大阳具便尽根而入了。
  骊姬阴穴正在急急盼的望着夷吾的肉棒,这一下的插入,立刻把骚痒止住,舒畅异常,只见她两手紧紧环抱夷吾的颈项,嘴里不停的呼爽。
  夷吾见骊姬如此的兴奋,便用力把她抱起来,转身坐再长凳上,如此一来,骊姬便坐在夷吾的胯上,夷吾的的肉棒也深深顶到她的花心。
  「嗯啊!」骊姬忘情的叫着,尽力的扭转着下臀,屄穴里的淫水愈流愈多,把夷吾未脱下的裤子沾染湿了一大片。
  夷吾看骊姬娇骚的模样,眉儿颤颤、星眼半启、颊泛红晕,一股胜利者的心态油然而起。夷吾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把下身不停的往上顶,让肉棒在阴道里的抽送範围更大,把骊姬弄得真是欲仙欲死,整个人飘飘然的。
  骊姬实在太过于快活了,不知不觉中一阵热浪阴精滚滚而出,「啊啊!」骊姬把头向后仰着,弓着僵硬的身躯,不停的抽换着。
  夷吾喜欢看骊姬那种娇弱欲醉的模样;更喜欢听骊姬那种淫声浪语,这些都能使他产生一股莫名的冲动。夷吾喘着气、猛抽猛插着,有如一只猛虎般,让骊姬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
  终于,夷吾颤慄中热精像下日乍雨一般,点点滴滴打在骊姬的屄穴内。
※※※※※※※※※※※※※※※※※※※※※※※※※※※※※※※※※※※※
  骊姬的另一个姘夫优施,并不像献公那样心智被蒙蔽,很快他就发觉骊姬的行动诡异,常常不见人影,一日,两人做爱之后,优施以一种嫉妒的口吻问起:「最近,妳常常三天两头看不到人的,是不是跑去和夷吾幽会?」
  「你这是在吃醋!?」骊姬觉得自己能把男人玩于股掌,不由得志满意得。
  「小心点,不要露了行藏,让国主发现了,到时候看妳如何收拾。」
  「我会记得的,不过你们三个人的功夫,经过我比较之后,还是你最棒,你就不必吃这门乾醋。」
  优施一股男性的自尊油然而起,翻身又压上骊姬,在骊姬的耳边说:「…那我就再让妳尝尝我的厉害…」说着,优施便用牙齿轻咬着骊姬尚未消退的乳头,骊姬也不甘示弱的握住优施的肉棒套弄着……
※※※※※※※※※※※※※※※※※※※※※※※※※※※※※※※※※※※※
  (尾声)连环毒计
  献公十二年的春天,骊姬产下一子,名叫奚齐,是献公第四个儿子,老年得子的献公自是非常喜乐,把奚齐当成手中的一块宝,而对骊姬的宠爱更是有增无减。
  平日骊姬纵慾嬉乐惯了,所以孩子出世,倒让骊姬不知道,到底谁是奚齐真正的父亲。不过对于这个问题,骊姬并不搁在心上,反正现有的名份,无论如何是更改不了的。
  自从骊姬被献公带到晋国,她就有一种无根的漂泊感,始终对于这个地方无法产生认同,甚至对献公也有一股恨意。骊姬恨献公领兵灭了骊戎,使得她只得远离自己的故乡,在他乡异地裏求生存,如今生下了奚齐,她突然像抓住了一线希望,她觉得奚齐是他未来的依靠。
  骊姬心想:『无论奚齐的父亲究竟是谁,至少他还是拥有一半骊戌的血缘,只要让奚齐顺利当上晋国的国君,也算是完成复仇雪耻的大计。』骊姬郑重发誓,要扫除一切可能发生的障碍,她绝不容许有任何瑕疵,破坏她的全盘计划。
  之后,骊姬找上也有骊戌血统的优施商量对策。优施心想这个主意,不但骊姬可以达到报复的目的,同时凭着他和骊姬的交情,有朝一日奚齐当上了国君,自己就能充当父王,算得上大功臣,到时候权势、地位以及财富都落入自己的手中,把如此大好的机会往外推,就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两人狼狈为奸,设计欲刬除公子申生、重耳和夷吾三人,好使奚齐能名正言顺继承王位。
  首先,优施要骊姬利用美色蛊惑献公身边的亲信之臣梁五和东关王,乘机叫他们唆使献公把三位公子调到偏远的地方驻守,一旦鞭长莫及,他们也好办事。
  然后再暗中运酿让奚齐被立为太子之阴计。一日,献公果真向骊姬表明态度:「我想立奚齐做太子,废立申生,可是一些重臣并不同意。」
  骊姬暗想优施真是神机妙算,为了配合日后的行动,她表面不动声色,并且按照优施的吩咐,把献王的提议婉转回绝了。献公万分感动,觉得自己愧对她们母子,从此格外疼惜骊姬。
  骊姬一心要把三位公子赶尽杀绝,一一除去阻碍阴谋的阻力。骊姬装腔作势向献公告状,说申生调戏她,并要献公隔天躲在庭园中的树丛中,探查究竟。献公本来对骊姬的话并不十分採信,可是拗不过她再三的要求,便答应下来。
  第二天,骊姬引诱申生到亭台上,藉口要跟他缠绵,然后骊姬再装成害怕、惊煌之状,拒挡不从,申生以为骊姬是在调情,乐的申生兽慾高张。
  从献公的角度远远望去,当下他大为震怒,回宫后即刻下令耍申生马上赶回曲沃。可怜申生都是百口莫辩,狠狠吃了一记暗亏。
  过了大约两个月后,献公出外打猎去了,尚未回宫。骊姬就利用机会派人修书一封交给申生,大意是说:「昨夜你父王梦见你母亲齐姜前来索食,还看见她在阴间受苦的种种,醒后他难过了好久,吩咐要你赶快去坟上祭拜一番,并且在祭祀后把祭过的酒肉送到绛城来。」
  申生于是準备了一些酒肉,上母坟祭拜完毕,就依照信上的指示,把祭品带到京城再返回曲沃。
  骊姬趁奢献公尚未回来的时候,在酒肉裏放了毒药,等到献公打猎回来,预备进食,骊姬故作怀疑,劝饮公先停止就食,然后,找来几只狗作为试验,这些畜牲乍见有肉,争相夺食,须臾之间,原来活绷乱跳的狗,突然向前扑倒,全身发抖不停,马上一命归阴。
  献公受到惊吓,半天回不过神:「这些肉餚倒底是从那裹来的。」
  骊姬满脸哀怨、委屈,最后竟泪流不止,失声大呼:「这些东西都是申生刚才送来的,我看他的神色有异,便不太故心,没想到,他居然想加害于我。申生早就嫌弃我和奚齐母子两人,分明想置我们于死地,既然如此,我和奚齐乾脆把剩下的肉全部吃掉,免得让人碍眼,而连累到王上您。」骊姬添抽加醋,狠狈地说了一顿,接着,转身就要抓起桌上的肉餚就口。
  献公一看,大惊失色,连忙抢救:「妳怎么会想不开呢?我一定会替妳拿个主意的。」
  骊姬把身体的重量、依偎在献公的胸前,眼睫底还闪着豆大的泪珠,可是她的内心简直快乐得想呼叫出来,自己策划多年的计谋,终于达到目的了。
  献公从此不再信任申生。
  不一会儿,申生企图弒父杀母的传闻,很快就送到曲沃来,申生简直百口莫辩,内心沮丧万分。
  这时候,有人劝他乾脆投奔到他国去,免得惹下是非,也有人劝他回去向父亲解释清楚。申生心情恶劣,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只感人生至此,更复何言:「父亲和骊姬已决意杀我,假使我继续留在晋地,迟早难逃一死,如果我逃离这里,将来若是骊姬的罪行披揭露,父亲到时候一定会受尽天下人之耻笑。」
  申生把情况抽丝剥茧分析下去:「假使我不和父亲把事情弄明白,天下人不明就理,会以为我真的是个想要谋害父亲的畜牲。要是我把事情经过,完完全全告诉他,他会由于自己被美色、谗言所蔽,而遭天下人耻笑,这样威信丧失,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申生抬头面对苍天:「想我申生做一个人子的,不能替父分忧解劳,还连累父亲遭人骂名,实在罪孽深重,如何能使父亲再陷杀子的不仁罪名中?我唯有一死以示清白。」话毕,随即自尽身亡。
  事情发生在献公二十一年十二月。重耳和夷吾此时尚在绛城,得知哥哥申生的含冤致死,害怕遭到骊姬的迫害,于是连夜分别逃向蒲和屈两地,骊姬诬陷两人是因谋反事机败露,所以逃亡出城,要求献公派令刺客前去蒲和屈之地,追杀公子重耳与夷吾,因此重耳开始了他的一段长连十余年的流亡岁月。
  儘管骊姬逞凶斗狠,施尽手段嬴取胜利,却杂逃天理的仲裁。献公死去之后,她失去有力靠山,首先是儿子奚齐遭里克等贤臣谋杀,而后优施、粱五、东关王和荀息以及妹妹之幼子倬子,一个一个被杀身亡。
  面对强大的反抗力量,骊姬图谋晋国江山的野心遂告破灭,最后,她牵起妹妹之手,两人投井自尽,结束了充满罪恶的一生。


评论加载中..